中国数字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自强,中国集成电路发展壮大之源

一家从事芯片研发生产的企业,从概念到产生收益,即使是在最顺利的情况下也需要五六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存在各种的不确定性,如技术的不确定性,客户与市场的不确定性等等,都会影响到公司的发展。

虽然半导体行业发展非常迅速,有数据显示,ARM合作伙伴的出货量已经成长了一百多倍,但是产值成长的速度并没有成正比。

也就是说,整个行业从整个产值和利润率仍然存在瓶颈。

不仅如此,在半导体行业,国外起步早,基础更好,在技术领域,国内外存在不小的差距。

探讨中国集成电路发展瓶颈

8月31日,ARM中国董事长吴雄昂在以“产业资本的风向标”为主题的2018集微半导体峰会上,以微信上经常传播的一个段子“操着卖白粉的心,收获到白菜的价钱”来形容半导体行业的惨淡。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行业,是一个需要很长周期努力的行业。虽然半导体行业投资非常火热,但实际上这个行业并不太被风险投资人看好。

ARM中国董事长吴雄昂

“在无人区探索、做自我创新,实际上就像是自己在走夜路,有心惊肉跳的感受,最近两年来的体会尤其深切。”汇顶科技过去多年来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为苹果手机配套,但一直饱受未来的不确定性的困扰。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表示,如果要承担起这些不确定性的挑战,一定要走通这两条路的话,那就必须忍受各种艰苦、磨难,甚至要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

来自韦尔股份董事长虞仁荣、瑞芯微董事长励民、芯原董事长戴伟民也大倒苦水。

回顾企业走过的道路,去年刚刚上市的韦尔股份董事长虞仁荣的做法是,聚焦在特定的细分市场,不断坚持不懈的投入。他相信,通过持续投入,瞄准细分行业,差距是一定能够缩小的。目前在设计上领域国内外已经接近,但工艺上的差距仍然较大。这其间,资本也能发挥出巨大的价值,最大的体现就是并购。

韦尔股份董事长虞仁荣

芯原董事长戴伟民则表示决不做产品,而是提供服务,基于IP的平台服务。

芯原董事长戴伟民

瑞芯微董事长励民承认,现金市场上投资资金很多,但是锦上添花的比雪中送炭更多。作为福建本土企业,瑞芯微当初是12个人、凭借100万元启动资金在“头脑发热”的时候进入集成电路业,虽然始终跟随国际潮流,但总是错过各种机遇。励民表示,“如果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坚决不做这个行业。”

瑞芯微董事长励民

从2016年开始,瑞芯微切入智能硬件及手机相关配件,“让底层的技术可以智能”。2017年底,瑞芯微开始引进资本。此前公司是一直依靠先期的一百万元人民币滚动生产。励民希望公司的第二次创业能取得成功。

励民认为自己思维过于保守,也因为拒绝资本的力量伤害了部分投资方和员工而内疚。他表示,那些类似创新的一些有深度的工作,离不开资本的助力。

励民提醒创新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发挥技术人员的专长,因为他们往往都不擅长商业,二是一定要重视知识产权。

董事长张帆表示,如果要承担起不确定性的挑战,一定要走通技术和市场这两条路,那就必须忍受各种各样的艰苦、磨难,甚至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新的环境下,中国集成电路的发展与对策

2010年,汇顶科技投身芯片产业的时候还是一家不为人知的公司,后来联发科以一块多钱人民币的价格参股,上市后获得的回报超过600多亿元。这是一个堪称完美的资本故事。

为什么拒绝出资更高的投资者,而是同意联发科以较低的价格参股?张帆解释说,正是联发科的投入,帮助汇顶科技进入到手机的领域,才取得了后面顺利的发展。他补充道,汇顶科技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更关心投资机构有哪些优势、能带来哪些帮助。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它应该理解产业特征与真正的投资价值、有一致战略认同,否则,一年半载以后它可能就会索要回报。另外,融资过于频繁、融资数量太多也并非有益的事情,因为由此带来的股东数量激增,将影响到决策的效率。任何投资关注的不外乎是最快速的回报,而这势必将影响到融资企业创新的积极性。

最近一两年来,政治、经济环境又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

在新的环境下并购会有哪些不同?虞仁荣认为,国内企业并购美国和欧洲企业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其他方面,如以色列,或者一些创新的公司,应该还存在机会。他建议国内企业不断加大投入,提升在美国、日本、欧洲的技术力量,让先进技术接近或达到国外水平,才有具备冲击世界第一的可能。仅凭市场规模的优势是远远不够的。

审视企业以往的布局和战略,励民发现最大的问题是两个,一个是人,这是核心问题,半导体产业离不开人才。由于人才的缺乏,一家韩国公司想合作,但需要派30个员工参与,联发科的合作也要一百多名员工,高通的合作也需要两百多人,但很不幸,这样的合作没法进行;第二是怕过热,中国人最喜欢一哄而上。

张帆对此表示认同,他也强调了几个关键的因素,一是知识产权,只有在健康的法律保护环境下,才能培养出健康创新的企业。二是人才,特别是掌握先进技术、兼备企业家精神的人才。第三是资金,充沛的现金流能够给企业家精神或者是人才创造一个对未来长期持续的乐观预期。

2001年刚刚涉足IC领域的时候,瑞芯微还是三星帮忙设计的IC。“十几年前参观三星的时候,他们就跟我说三星要努力做到世界第五,如今三星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峰会前夕,刚刚从三星从飞回中国的励民感慨很多:“这个行业的人应该顶天立地。顶天是就是要敢于创新、勇于突破,立地就是要认认真真给制造业解决实际问题。我们跟制造业业务联系比较多,中国制造非常辛苦,比IC产业还要辛苦。关键时候政府要管、要救,比如个人所得税要真正降下来,员工的宿舍也要能建起来。”

戴伟民强调生态的重要性,他指出,业内企业要加强交流合作,要多跟市场上的公司进行对接,单打独斗是不行的。中国市场足够大,如果有不顾廉耻能够取代一些进口,一定会取得理想的效益。

虞仁荣希望政府少一些介入——手机产业最早政府介入后,整个产业死气沉沉,一旦停止介入就获得了蓬勃发展,互联网也是一样。市场就应该让市场去做。AI、5G的增长将会快速发展,对半导体行业而言会产生极大的带动作用。但他希望,政府也同样尽少介入。

未来将诞生数千亿美元市值的集成电路公司

智能汽车包括自动驾驶产业、电动汽车产业,IoT产业、智能手机行业的快速发展,给张帆带来了极大的信心:“我们永远不需要担心未来没有机会,未来一定会有千亿级中国IC设计公司。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忘掉干扰,踏踏实实地以客户为中心,想办法尽努力为他们创造一些独特的价值,为产业作出贡献。汇顶科技愿意和包括投资机构在一起的产业链一起长期艰苦的努力,为产业的进步做出贡献,为全球的消费者带来更多更美好的体验。未来就应该是美好的。”

尽管满腹心酸,但这这些集成电路和半导体产业的领先企业家代表对未来依然充满了信心。

“如果给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还是选择半导体。”励民相信,只要孜孜不倦地持续钻研三十年,不断的投入技术,不断耕耘这个庞大的市场,十年二十年之后,未来中国一定会诞生数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未来每个环境都将实现数字化,每个人都会有数十个设备需要实现智能化、智慧化,没有芯片是不行的,未来可能是上万亿规模的市场。

“这个是很接地气的需求。”吴雄昂总结说,只要产业链能够保持持续的投入,做强做大,在这个上万亿的规模中,中国至少应该占三分之一。就ARM来看,中国现在只占到全世界的10%到12%,将来发展潜力是非常大的,ARM对此也充满信心。”

2018集微半导体峰会

以“产业资本的风向标”为主题的2018集微半导体峰会上在厦门海沧举行。近千名来自中国半导体行业的高管、投资机构高层以及各地政府高级公务人员参与了本次会议,共同探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投资与发展大计。

本次峰会由集微网、中国半导体投资联盟、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自强,中国集成电路发展壮大之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